纪暝秋

我想要,变得『值得』

[剑宿育儿记·一]

[一]

自打澡雪跟着意琦行回到了指月山瀑,剑宿的日常就从“晨起――修仙――用膳――修仙――睡觉”,变成了“晨起――做饭――叫澡雪起床――教澡雪念书――和澡雪用膳――监督澡雪练功――睡觉”

澡雪虽是个由剑魂幻化出来的孩子,但还是有着和同龄人一样爱玩的心智,有的时候意琦行还在灶台前面忙活,澡雪就顺着他拖地的外衣爬上他的肩膀,揪着剑宿标志性的发饰玩的不亦乐乎

意琦行总是停下手,“澡雪,别闹,快去洗漱,用完早饭就去读书”,一听到要读书,澡雪立刻没了兴致,顺着意琦行的发带滑到地上,极不情愿的抱着拳头作揖,“是,剑宿”,然后就看着意琦行举着锅铲一本正经的说,“吾准你叫我意琦行”

当时自己到底是为什么把澡雪带回来的呢?意琦行后来想了想,可能是因为澡雪曾陪伴了自己多年,或是怀念当年在叫唤渊薮和众多同修一起的日子,或只是单纯的因为,他在指月山瀑太过寂寞

“意爹爹!”,澡雪突然咋咋呼呼的叫起来,意琦行只好一股脑把柴火塞进炉子,急匆匆往声源出走,“何事?”

“这里有一只好看的虫子!”澡雪一脸骄傲的站在屋外的晨光下,手指着地上一个正在缓缓蠕动的绿色青虫,意琦行想了想,这是什么动物的幼虫来着,蝴蝶的?还是蛾子的?想了半天,不仅没有想到答案,脑海里反而冒出蜘蛛蚂蚁之类不沾边的东西,算了,他缓缓开口,“嗯,好看”

澡雪看他一点都没有对自己的发现很好奇的样子,有点沮丧,“意爹爹好生敷衍”,意琦行本想摇着手说“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忘了”,但介于自己绝代剑宿的尊严,他只是说,“你把他收起来,哪天绮叔叔来了给他看看,他一定会很开心的”,绮罗生对这种东西最感兴趣,当年没少陪着他一整夜都蹲在草丛里抓蛐蛐

“绮叔叔!他还回来吗?”,澡雪一听到绮罗生的名号,瞬间转移了注意力,“会的”,意琦行盘算了一下,时间城的任务那么多,绮罗生好歹也是出生入死的兄弟,总会抽时间来看看。说起绮罗生,他还是隐隐埋怨他教澡雪叫自己“意爹爹”,那么小,声音那么稚嫩,每次想拉下脸告诫他,听见澡雪拖着声音喊“意爹爹”,也不由得心软

“意爹爹,这是什么味道”,正想着这奇怪的称呼,澡雪的声音就响起来,意琦行立刻回神,嗅了嗅,天,菜糊了

“想要吃不糊的菜”,澡雪耷拉着脸,一口一口的扒拉着白米饭,意琦行无奈的给澡雪碗里夹点咸菜,“明天我们去找你绮叔叔”

“我要吃烧鸡!绮叔叔答应给我做的!”,澡雪闻言立刻兴奋,不顾嘴里塞着米饭,跳起来就说,“那功课呢……”

意琦行刚想说,“回来补上”,看到澡雪渴望的小眼神之后,暗自笑一下,“那就免了明天的吧”

“谢谢意爹爹!”,澡雪更加兴奋,想着烧鸡都要流下口水来

意琦行暗自神伤,自己当年的武器澡雪,虽不如春秋阙属性精良,但也算是个中翘楚,幻化成人后,怎么有了和时间城最光阴一样的中二,完全没有继承自己的高傲与沉稳,罢了罢了,自己做的饭实在是吃不下去,明天先找绮罗生凑活一顿吧

“澡雪,你今天的功课可没有免,吃完了就去读书”,许是知道明天是个好日子,澡雪第一次蹦蹦跳跳的坐在了课桌前,还不忘交待,“意爹爹!麻烦帮我把那只好看的虫子装在瓶子里,明天我要带给绮叔叔看!”

意琦行刷着糊了的锅底,“好”,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眼底的笑意,那样充实,那样温柔

――――――――――――――――――――――――――
画外:
为什么澡雪那么中二呢?
剑宿惯出来的啊!

评论(1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