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暝秋

我想要,变得『值得』

[剑宿育儿记·二]

[二]

第二天一早,澡雪迷糊中睁开眼睛,看到桌子上还冒着热气的早餐,他的意爹爹却不见了踪影,四处张望许久,任然不见意琦行的身影。平日里自己醒来,意琦行总会听到动静,澡雪想要和他玩闹,悄悄的爬起来想要吓到他的意爹爹,怎奈武道七修之首听觉也敏于常人,他的愿望从来都以意琦行板着脸要他洗漱吃饭落空。

但今日他已经醒了半晌,意爹爹还没有迈着步子走进来要他起床,和意琦行生活了半载有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心中难免害怕,是不是意琦行嫌他太能吃,自己一个人去找绮叔叔吃烧鸡了,一想到这里,澡雪突然觉得慌张,立刻大叫,“意爹爹!意爹爹!”。

意琦行连忙从门外冲进来,他要是晚来一步,澡雪怕是会撅着嘴巴瞪他个半时辰,尘外孤标意琦行不会解释,只会手足无措,和他大眼瞪小眼,比谁更像渊薮顶上的石人。他忙着在门外束发,一时疏忽,没有听到澡雪起床的声音,但又不能被澡雪看出来他的心虚,立刻掩盖住自己的内疚,板着脸说,“快起床洗漱”。

今天是要去时间城找绮罗生蹭饭的日子,披头散发的大概会被六块肌的饮岁赶出去,他起来做好饭,迎着朝霞,梳理银白色的长发。昔日在叫唤渊薮,他总会和白衣沽酒站在高崖前,迎着带着阳光气味的风,将头发高高束在头顶,发饰过于繁重,他总要收拾半天,绮罗生笑他的剑道修为与生存能力皆是举世无双,放下刀谱,一丝不苟的替他盘好高高的发髻。如今在自己在指月山瀑这个不近尘寰的地方归隐,绮罗生也在时间城有了归宿,不知在自己艰难的束发时,绮罗生会不会同样迎着朝阳替他人理开团在一起的发丝。

用过早膳,意琦行背着澡雪化光而行,抵达与绮罗生商议好的地点,许是绮罗生公务繁忙,两人等了好一阵才看到小狐狸带着小蜜桃姗姗而来。穿着绿白相间短袍的澡雪已经比上次见面时长高了一些,抱着拂尘站在白袍的意琦行身边竟有了与他相仿的气势,绮罗生正要感叹,“真不愧是澡雪剑的剑灵”时,澡雪挥舞着迷你版拂尘蹦蹦跳跳的跑来,“绮叔叔――绮叔叔――”,澡雪这样喊着,却扑向小蜜桃,已经张开手的绮罗生尴尬的挠挠头,心说这小不正经的果然和老不正经的一样不正经。

――――――――――――

高三狗作业真是多到爆炸,瘫。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