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暝秋

我想要,变得『值得』

[剑宿育儿记·一点五]

× 时间大概是在[二]之前第一次找绮罗生的早晨
× 抱歉突然闪回

天空刚刚破开一丝光影,意琦行便已经站在澡雪的床前,散着头发,虽说打扮非常居家,他“剑宿”的风气却一点不减
澡雪感觉到意琦行的剑风,慵懒的睁开眼,就着晨光,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看清了他的意爹爹少有的没有在他醒来前就梳好头发
意琦行清清嗓子,“澡雪,时候不早了,快快起来,莫让绮罗生等候太久”
澡雪坐起来慢吞吞的穿衣服,云门的服饰过于复杂,到了指月山瀑没几天,一套用精美却很素雅的丝绸制衣物就出现在了他枕边。那之后,每隔几天,就会有一套新的衣服出现。合身,舒适,透气,既能满足他爬上爬下练功的需要,也能在他静坐修习的时候帮助他凝神静心。指月山瀑远离人寰,可伟哉剑宿总不会亲手为他做衣(况且他也没有那个手艺),澡雪一直都不知道他的衣服从何而来。
直到有一天,那位白衣的公子翩翩而来,听他们交谈,才知道是意琦行拜托了他为自己制衣。那位公子名唤绮罗生,当初肯和剑宿回到指月山瀑,也有看在绮罗生面善,不会诓骗自己的缘故。
“澡雪,快一点”,剑宿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澡雪扣好最后一颗扣子跳下床,跑到已经扎起发髻的意琦行身边,喊了一声“意爹爹”。
意琦行见他如此迅速,罕见的没有赖床,难得的笑了一下,递给澡雪一个发饰,随后便站在他身后,为他梳起头来。
澡雪第一次拥有如此殊荣,立刻老老实实的站着,摆弄着手里纯银的发饰。平日里看着意爹爹头上的发饰,总要羡慕一番,今日因为要去见绮叔叔,终于也能佩戴一个好看的配饰了。
此时的朝阳已经淡淡的渲染着指月山瀑的景色,一大一小两个人被晨光笼罩,意琦行面无表情的脸上也有了一丝类似于“温柔”的东西,澡雪认真的感受着意琦行上下动作的手指,看着远方渐渐散去的雾霭。

――――――――――――――
(意琦行一不小心拽到了一撮头发)
澡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意爹爹好疼啊啊啊啊啊啊
意琦行:……(诶呀)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