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暝秋

我想要,变得『值得』

【咕咚】总是想太阳观察员怎么破

[非常难受]

× 大家好我是ooc
× 大家都平安无事的设定
× 已经数不清有多少私设了

我,顾顺,放心,不让你给我打钱。

我,顾顺,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军临沂号蛟龙一队狙击手,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身高一米八七,两颗虎牙,树下大爷都夸可爱,总之,哥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连车胎见了都想投海。

我们队长姓杨,叫杨锐,虽然名字硬朗,实际上是个很温柔的人,对,母亲般的关怀,副队叫徐宏,拆弹专家,耐心什么的都有,只是,额,人设有点像居委会主任。队里还有wifi小王子庄羽,医界圣手陆琛(自称),小姐姐佟莉,糖果之王石头,全都是身怀绝技的人物,打目标出任务决不含糊,虽然没有我本人这么帅,还是相当夺人眼球的。其实队里还有一个同志,我的观察员李懂。我根本不知道怎么样公正的形容他,我眼里他只有一个特点,可爱,所以,想太阳。

个中缘由很多,我就不一一赘述了。

不行,忍不住,太想显摆我喜欢的人了。

我们俩一个寝室,里面只有一个小小的圆圆的窗,虽然每天的日常是六点半起十点半睡的规律作息,我们每天晚上都磨蹭到十二点半以后才睡,谈天说地,不知道说了些啥,突然就十二点了,困。他困的时候眼皮就耷拉的,还硬撑着和我说话,口齿也不太清晰,小嘟嘴儿吧嗒吧嗒,懒洋洋的说话,说到高兴处就懒洋洋的笑,月光下那张天真无邪可爱烂漫的脸,不是我吹,是个人都想啃一口。但是我忍住了。这么可爱的人,怎么能耍流氓呢,把人家吓到了怎么办。

这只是1%的进度。你不懂,他早晨起来迷迷瞪瞪的刷牙才是真的撩,睡不醒的样子,叼着牙刷,白色的泡沫沾了一嘴,在嘴里胡乱戳,我问他你早上吃啥,他转过头说,“啊,啥”,眼神迷离,带着和村头小孩一样的童真。对不起,突然就硬了。想太阳进度50%。

其实我们俩并不是一开始就是搭档的, 他前搭档叫做罗星,在一次非常普通的任务中,负了一点也不普通的伤,伤愈之后,退伍在北京的一个射击俱乐部做了专职教练,前几天我们还聊了聊,月入十万都是毛毛雨,我咬着牙说,我爱这蓝色的海洋,爱这蓝色的天空,爱这自由的空气,爱这名为责任的荣耀。他让我滚。虽然他过的不错,我的小观察员还是觉得他退伍都是自己的错,虽然的确有一点他的关系,但这应激反应真的是过头了。罗星刚出事儿的时候,我也刚调过来,和他不熟,晚间闲谈还没有开始,我是个夜猫子,睡不着,总能听到他在哭,声音不大,但对我这个耳听六路的人来说还是轻轻松的事儿。我翻下床,拍醒他,看着他满脸的泪痕,和红通通的双眼,有一股电流自心中流过。现在我才知道,这种感觉,叫做怜惜。他抱着被子,在凌晨的月光下,一点一点给我讲他和他的故事。我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摸摸他扎手的脑袋,“哥会一直在啊”,看着他笑得明媚。他总是那样护着我,也许是罗星给他的阴影太重,就算是普通的训练里飞来的空包弹,他都要替我挡过,一组训练下来,他自己伤痕累累,我完好无损。这样下去不是事儿。不能让他替我死在战场上。我和他进行了一次深刻的谈话,那是晚间闲谈日常化的标志,我记在小本子上了的。我告诉他完战胜恐惧,直面难关,他点头说,好。是一个相当具有责任心,也相当坚韧的人啊。为了不让他有心理压力,我用了非常三八的语气,他说完好,就给我了一个肘击。

我们训练的项目有一个叫做呼吸同步训练,日常内容是,他坐在我怀里给我当枪托,我趴在他腿上射击,还有,单纯的叠在一起练呼吸。罗星的水平和我不相上下,只是呼吸稍稍比我快一点,他和李懂搭档时间有两年多,并不是说改就能改过来的。于是我和李懂叠在一起的时间就格外的长,静静流过的时间,与训练场上其他喧闹的搭档相比,头顶的灯光就像是无形的屏障,将我们与他们隔绝――这是仅属于我与他的世界。

我们已经有三天没有做过呼吸同步训练了。起因是,在三天前的训练里我睡着了,在他身上。鼻息正好能吹到他的脖子。我被他推醒,一秒钟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抵着我的大腿根。他红着脸跑开。躲了我三天,晚间闲谈也没有了。我六点半起他就五点半起,我十一点睡他就十二点回,疯了一样训练,三天完成了两个周的任务量。当然,我们打靶的质量呈二次函数零点右半只曲线下降。这样怎么能行。他这么可爱,我是真的,很想太阳。进度99%。

半夜十二点,他推开门,以为我睡了,蹑手蹑脚的进来。我猛地坐起来,他被吓了一跳。他还来不及说话,我直接了当的亲了上去。他推我,他挣扎,我说,“我说,我喜欢你”,他继续挣扎,说他不信。于是我又亲了上去。他红着眼睛。这么大的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一激动就红。直勾勾看着我。

进度100%。

我把他推倒在床上。彻夜无眠。

我的小观察员喘着气,脸上有着负重绕舰二百圈后都没有的红晕。“那我也喜欢你”。

――总是想太阳观察员怎么破

――额,咳

――――――――――――――――――――
第二天陆琛面目狰狞。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