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暝秋

我想要,变得『值得』

[剑宿育儿记·耿耿于怀]


【逼逼叨】我他妈自闭,请太平……,算了,他编剧,还是我死。我的妈呀澡雪他他他他,那那那剑宿又是一个人了。

他的朋友亲人都离开了。
他一个人活着,一个人死。

指月山少有的,冻结了的瀑布,河边肃杀的枯树
他终究是被泯灭了傲气,孤独失意半生

想要他活着,又想,“算了,仙山去吧,与大家团聚”
但又想,他的小狐狸还留在时间城,他的王姐与她的弟弟,都化云而不能寻其踪迹了。武道七修不再是七修,战云界也不再是战云界。

人人都孑然一身而来,孑然一身而去,而他呢,这世界似乎亏欠他太多了,非要他痛苦的活着,非要他经受离别之苦,非要他失而复回终踌躇。

别再做什么七修第一人,别在做什么战云第一战士
你要永远骄傲,永远拥有目空一切的自信与实力
做个云游四海的旅人,或是做一个不入俗世的高人

如果说拥有了的永远会失去的话,那我愿你永远别拥有,血肉硬生生扯开时,也就不会流那么多血了。

你疼不能说,因为你是意琦行。
于是我替你疼,替你哭。

愿你来生,能真正,尘外孤标,云间独步
愿你来生,能真正,瑰意琦行,快意人生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