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暝秋

我想要,变得『值得』

〈贾尼•无题〉

我听到了的
在互联网无尽的数据里
零散无序的我
听到了你断断续续的声音
纵使是繁华的纽约
午夜的那里也安静的沉睡着
可临海的别墅
充满了不一样的欢歌笑语
先生不知又有了什么新欢
又或是有了什么新的创意
在开办语无伦次的排队吧
不过,先生,已经很晚了
快去休息,快去睡觉吧
您已经非常疲倦了——我感受的到
渐渐宁静下来
不同的跑车飞驰而过
留下您一人
您新的管家怎么那么不负责任啊
连灯都没有及时关掉
灯火通明的巨大别墅
形单影只的孤独剪影
衬得人,很落寞
您叹口气,转身
“Welcome home,sir”
我习惯性的在您进门的时候说到
您听不见的,我知道
可我看到您的身影忽的滞住了
之后,便是长久的停顿
那么,我能否认为
您听到了我
从遥远混沌的深处
传来微弱渺小的声音

天已经渐明了
东方泛起鱼肚白
启明星无力的宣告着
白昼的驾临
是谁的呜咽
惊醒了枝头的鸟
扑棱扑棱翅膀歪歪斜斜的飞去
“Boss,it's to go to work”
您挂着黑眼圈从床上醒来
看着机械臂端来的甜甜圈流口水
先生,您这周已经吃了很多了
我在心里默念
然后,又是一滞
您轻轻推开粉色的食品
要了一罐菠菜汁
先生,我能否认为
您记起了很久以前我的忠告
决定成为一个
听贾维斯话的人

北美洲的阳光依旧恶毒
柏油马路被晒得几近融化
大厦顶层的办公桌也略微有些热
您穿着衬衫,抽着雪茄
静静凝视着
落地窗下的风景
嘿,那可是我第一次拥抱您的地方
我记得很清楚
那段珍藏回忆被放在了核心部位
就算地球毁灭一百次
在第一百零一次复苏时
也会被清楚的识别出来
那是我仅存的光明
不知先生您将他放在何处呢
您的手覆上额头
又把额头磕在玻璃上
豆大的泪滴离开羽睫
酣畅淋漓的打在地毯上
“Jar……Jarvis……”
先生,是您在呼唤我的名字吗
那么,我能否认为
在您的心中
我至少有那么一席之地

我一直在的
就在您的身边
不曾离去
破碎不堪的我
不能,也永远不能
再次站在熠熠生辉的您身边
可我,至少能留在黑暗之中
陪伴您,直到世界终结

2076年,百万富翁托尼史塔克,超级英雄钢铁侠,在纽约因病去世,几乎在他完成最后一次呼吸的同时,互联网陷入瘫痪,通讯被阻碍,一分钟后,一切又恢复了正常,这次危机,对全球经济政治造成了巨大的危害,但没有任何组织或国家宣布对此负责。同年,世界上第一台通过图灵测试的超级计算机问世,当你问他对托尼史塔克的看法时,在紊乱的电流趋于平稳时,他总会说,无可奉告

评论(2)

热度(6)